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李红兵:完善居家养老服务 让老年人安享晚年(文稿2)

作者: 资料来源: 点击数:

核心提示: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家庭养老功能日益弱化,老年人养老服务已经成为重大的社会问题。但目前我国居家养老服务供给不足、比重偏低、质量不高,不能满足老年人日益增长的服务需求。因此,全面推进居家养老服务,是破解我国日趋尖锐的养老服务难题,切实提高广大老年人生命、生活质量的重要出路;是弘扬中华民族尊老敬老优良传统,尊重老年人情感和心理需求的人性化选择。

 

第七,精神慰藉。老年人是需要精神关爱的。咱们都知道,到了老年以后,对于物质上的需求实际上是逐渐萎缩的,但是对于精神上的需求,对于精神关爱的需求,有时候是不减反增的。我们见过很多很落寞、孤寂的老年人,实际上他们在精神上的痛苦要比“吃得少点、吃得不好点”痛苦得多。因此,为老年人提供一些关怀、访视、生活陪伴、心理咨询、对老年人不良情绪的干预,都是非常重要的。

第八,文化娱乐活动。文化、文体活动实际上是通过文化和体育活动的方式,让老年人回归社会生活,是一个参与社会的路径。大多数人往往是喜欢扎堆的,不太喜欢独处,人与人要不断地交往。你像我家,有时候我看老人跟保姆会别扭,会互相较劲、互相算计,有时候我还不断给他们调解,想把这个“扣”给他们解开,后来我才发现,有时候稍微让老人去算计算计也挺好,为什么呢?那么在人与人之间发生冲突的过程中,也是保持老年人头脑清楚,使全身更多的机能都能够被调动起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所以有时候这个问题可能要用不同的角度来看。

我们在组织老年人参加文化、体育活动的时候,最后收获的重点不是简单的文化体育活动的开展和名次等,而是老人们一起通过这种文化和体育的方式参与了活动,这才是最重要的。

居家养老服务实际上是有年龄段限制的。按规定,女士们55岁退休,现在开始逐渐也要延迟退休。在延迟退休的过程中,实际上大家更多的(当然在座的反馈可能不一样)都希望早退休,但实际上退休以后,你还真不就是享清福的日子,你还需要有事做。这事可以是你自己找的工作,可以是你一辈子想做却没做的事。但是总的来讲,还是要“痛并快乐着”,还真没有“闲就快乐着”,好像还真不是这样。因此,由于所处的年龄阶段不同,身体健康程度和生活状况不同,对居家养老服务的需求也是各种各样的。

   居家养老服务的责任

居家养老服务的责任应该是一个多重的责任。在履行这个责任的过程中,我们面临的是各自的参与者。也就是说,家庭是他们的基本责任,但是老年人本身也有应当承担的责任。从某种角度来讲,在座的各位,不论是青年同志,还是中年同志,每个人实际上都要未雨绸缪,都要对自己未来的60到80,80到100岁这两个20年,提前做好各种准备,包括身体的准备、环境的准备等等。因为说实在话,是苦是甜,只有自己知道,如果自己不努力,那么你自然就要承担所带来的苦痛。这实际上是老年人本身应该做到的,所以要改变我们对老年的认识,是每个人需要做的。

为什么要把组织起来的老年人和老年人本身区别开来?因为一个个体的作用是有限的,但是当我们把看似弱小的个体组织起来时,他们实际上是非常有力量的。把老年人组织起来,是所有政府部门的在养老方面的工作。我们和老年人打交道时,头脑中应该形成一个基本的概念,因为只有把老年人组织起来,我们才能够把老年人的需求组织起来。“需求”一旦经过打包,合并同类项,就可能变成一个市场可以直接对接的内容

北京朝阳区的团结湖曾经做过这样一个实验。调查的是老年人理发的事,而且说的是80岁以上老年人理发的事(单个事件)。当时,有一家“一元”理发店让老人免费理发,理几次可以。但是如果按月算,每月理一次,一年要理12次发,如果把这个理发工作包下来,好像就很困难了。一开始,他们让理发店去做理发服务对接时也很难,因为理发店也要挣出店面的租金。后来他们做了这样一个事,他把整个社区(我记得整个社区应该有2000名80岁的老年人)的老年人,以每人每年12次理发给了一个价格。咱们先说每次理发就算10块钱,一年是多少?24万。理发店把这笔钱面向社会招标,就是谁愿意给这2000名老年人每月理一次发。结果有一个理发店的经理头脑比较活,他干脆就招了几个理发师,组了一个专门的理发团队,实际上相当于它(理发店)的一个分部,每天专门上门给这些人理发,来挣这笔钱。因为他也不用付店面租金,他们完全是上门理发,每天只要排好工作安排,每人每天理多少人。这实际上就是组织起来以后的结果。

那么来自于政府、市场、社会(也就是社会组织),这都是我们主要承载的一个表达的方面。两翼,就是我们所在的这个地区,地区的单位和我们身边各种各样的志愿者,尤其是专业的志愿者是我们要培育的,他们都是居家养老服务的参与者,也是各自承担责任的不同的责任方。那么在这种责任当中,实际上《条例》还明确规定,当需要由社会提供服务的,老年人家庭根据服务项目的性质和数量,要承担相应的费用。这实际上有两个概念。一,家庭要承担责任;二,在承担责任的过程当中,你要付出相应的费用。换句话说,还是要有一个市场交换。

我们现在有一个小小的误区,也是比较普遍的误区。就是在为老年人设置服务项目时,大家好像不知不觉地老爱把它设计成免费服务,但是这些免费的事就会带来后面非常难的问题——免费服务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所以为了能够使这种老年服务可持续发展,我们必须要先把服务放在市场中。换句话说,亲兄弟首先要明算账,然后再加入亲情,加入志愿者服务所有的热情。如果不把市场放在前面,那么我们这个事是做不长的。

在北京市通州区有个孝子网。孝子网创办之初,网站的负责人也是想做大孝子,然后也设计了很多相对免费的服务,但是时间久了发现难以为继,拆东墙补西墙。但是社会资源的总量是一定的,那么你不可能永远是拆东墙补西墙,当你亏空的时候,就必须重新来调整原来设计的机制,这就是很重要的一点。

市政府、区县政府,以及街道、乡镇层面,各自都有不同的责任。我强调不同,是因为它一定由于我们各自所处位置的不同,所要担负的责任不是上下一般粗,穿一个直筒裤,因此在这里,大家一定要明白各自的责任。市里面有市里要承担的责任。像“十三五”规划,相应的社会保障制度、养老设施标准、养老设施配件等到底要怎么布局,这些都是市级单位应该承担的责任。在街乡镇层面,我们实际上也有明确的任务。按我们现在的要求,北京市人大正在做《居家养老服务条例》的执法检查。从通州人大、政府,上个月也刚跟市人大做过相应的汇报,其中有一点就是要了解我们在区县各个政府部门、各个街乡镇的主要领导和主管领导,对于《居家养老服务条例》,要清楚自身应当承担的责任,要有我们自身的理解,清楚我们的落实情况。那么这个里头,实际上我们是有自身的责任的,而且在这次全市的要求当中,要求我们对条例,在街乡镇的落实,是要拿出我们贯彻实施的方案的,这对大家是有要求的。

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由于街乡镇处在最前端的位置,是我们做政府工作的最前站,也是政府跟老百姓进行沟通,能够进行最完整接触的地方,所有政府的相关政策都要在街乡镇层面进行最后的整合。面对一个个具体的服务对象,一个个具体的人,我们要把政府的政策落实到他们身上。反过来,要把每一个服务对象零散的需求,通过梳理、整合,按照政府不同的职能,再反映到各个委办局去。所以街乡镇刚好是一个职能转换的地方。

那么在这个转换的地方,我们承担的任务实际上也是非常清晰的。所以大家看到第四部分,为什么要强调信息网络?信息网络的核心是什么?核心是每个老年人的需求太松散了,每个人的需求又太分散了。只有通过网络这种虚拟的形式,把需求搜集以后,相对地凑整打包,再看是由政府买单,还是由企业提供服务,还是由社会组织来承接,或者说帮助解决问题。它需要有这样一个整合的过程。而在街乡镇层面,需要有这样一种网络平台,或者说类似于网络平台的服务形式。像对志愿者的培养、培训、挖掘、管理,也是我们第五个内容当中,对街乡镇层面提出的相关的要求。同时,我们还要做相应的服务组织。

从社区来讲,不论是村委会还是居委会,我们是最前端的,是触角,我们要随时敏锐地去了解老年人的需求、意见。同时要帮助政府,换句话说也是监督政府、监督企业、监督社会组织,在提供服务当中是不是到位,是不是做好了。这都是需要村委会和居委会负责解决的。

同时我们还承担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把老年人组织起来。这个组织,可能从某种程度来讲,更像村委会的组织。换句话说,要做实,要真正把这些老年人组织起来,不但要让他们真正地去参加文化、体育活动,而且还要互助、抱团取暖。在这个过程中甚至还可能产生一些经济效益。因为老年人本身也是藏龙卧虎,他们还有体力,更多的智慧,他们还可以做很多事情。所以在这样一个条例当中,对非政府部门的居委会和村委会,也提出了相应的责任和任务要求。

当然,还需要社会化的服务。专业化是社会化服务的基本发展方向。这种发展方向解决问题的方式,跟我们大家现在解决问题的思路有时候是有差别的。换句话说,人家做得更精细、更精致,能够更切实地解决现存的问题。我举个例子,老年人岁数越大,有时候越容易摔跟头,老年人一旦跌倒以后,不像中青年、小孩,拍拍屁股,啥事没有,老年人很可能直接就骨折了。这一折,老年人一卧床,带来的影响是非常致命的。所以有时候要防止老年人颠倒是很重要的家庭辅助措施。

实际上我们可以分析出很多老人跌倒的原因。比如有时候你会注意到,老年人走路时老拖着脚。为什么要拖着脚呢?是他脚腕部位的肌肉有点控制不力了,或者有点松弛了,所以他的脚老拖着,一拖着,就容易绊倒自己,所以容易摔倒。这样的老年人绊脚的原因是什么呢?原因在脑袋。可能头部部分的血管堵了,然后造成大脑对整体的控制、对腿部的控制和远端的支持出问题了。当然,一个是要解决脑部的问题,还有一个叫做脚痛治脚。问题在哪儿?这时候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咱们小时候都用过垫板,我们现在有一种对老年人的工程辅具,做得很像垫板。对于这样的老年人,只要在他每天穿袜子的时候,在他脚后跟带这么个拖,把袜子一穿,他就不会再那么趿拉着,就不太容易自己拌蒜,直接解决了这样的问题。

实际上也就是说,服务是要非常专业化的。一个很简单的,花不了两三块钱的小垫板,可能就可以防止一系列大问题的发生。所以我们要尽可能地去用专业的人,用专业的想法,用专业的观念思考。我们自己可能不专业,但是我们要相信和用专业的人,这可能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不论在区县,还是在街乡镇,乃至在社区、村,我们都要引导、支持、鼓励企业和社会组织来参加居家养老服务。当然,这种服务形式现在越来越规范化了。比如通过签约和购买服务等方式,我觉得今后这种标准化或者规范化的进程会越来越快,我们大家要适应这样一种变化。

《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有这样一些特点,这些特点实际上也为我们带来了很多变化。这个条例实际上是我们使居家养老服务能做到家的法律基础。

居家养老服务的行动策略

那么实际上出台《条例》的目的就是要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那么我们的行动策略是什么?对于居家老年人而言,既然要提高他的生活质量,我们首先要支持他的家庭,支持他的子女,让他的子女、他身边的人学会去关爱和支持老人。比如说现在养老照料中心有一项功能叫做喘息服务。什么叫喘息服务呢?就是为家里有老年人卧床在半年以上的家庭进行疏导。咱们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有时候有它非常实在的客观原因。说实在话,一个卧病在床达半年以上的老人,他对整个家庭是一个连续不断的一种精神压力,而这种压力是需要疏导的。

有时候我们会见到一些“虐老”现象,我们对这些现象咬牙切齿,但是如果不从根本上做改变,这种“虐老”现象是会随时发生的。比如说,今后如果我们给老年人选择养老机构,有一个专业的问题,就是他们这儿的护理员是几班倒?如果他告诉你说,我们是“一对一”的。你会觉得很兴奋,养老机构也把这个当作卖点给你说。那你就要马上跟他说一句,看来您这不专业。因为首先,“一对一”就涉及一个成本问题。其次,“一对一”的方式意味着这位护工或者护理员,几乎24小时都必须跟这个老年人在一起,或者要随时关注老人的所有需求。一天可以、两天可以,时间一长,这个人自然会懈怠,自然会有很多负面情绪,最后对老年人的服务就会大打折扣。

说实在话,我跟大家讲,有时候我们家里的那个家政服务员,她要休息,我会顶替她一天,让她放假。我顶完这一天半,我都觉得疲惫不堪。当然,这一天我会努力把所有我能给老年人提供的服务,在24小时之内都使劲提供给他,但是说实在话,让我坚持一个礼拜可以,天天这样,我也坚持不下来。

那么,我们现在就希望各级乡镇出台这样的政策,市局现在也有相应的资金支持,就是让长期卧床的老年人“出趟差”,到哪儿去?到我们所管辖的养老照料中心或者养老机构,我们给他购买养老机构一个礼拜或者两个礼拜的服务,然后让他的陪护人员、子女和旁边伺候的人,能够痛痛快快、顺心地放一个礼拜或两个礼拜的假。甭小看这几天,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喘息,能帮助他们用更好的状态和服务质量来服务老年人。

现在北京市老龄产业协会正在做一项重大的工作,就是对家中伺候老年人的人,包括子女、亲属、自己的老伴,也包括保姆进行免费的培训,教你怎么能够更懂老年人,能更容易跟老年人沟通。这实际上也是支持家庭很重要的一部分。

再一个,就是支持老年人自立和自理。有时候过分的呵护是一种歧视。有时候过分地剥夺老年人本来应有的劳动机会,或者说能够体现自己存在价值的机会,实际上也是一种不好的行为。

再一个,要支持最需要支持的。我们资源本来就有限,而且老年人不是所有的困难都无法自己克服,我们要支持什么?要支持他自己不能克服的、失能的那部分。什么是失智?是他身不由己,是他的头脑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大家知道失去独生子女的老年人面临的是什么么?他会陷入痛苦不能自拔。所以他需要我们的支持,需要我们帮他摆脱阴影。

相比较物质支持而言,实际上老年人并不看重你买的东西本身,他看重的是你给他买东西的这份心意。所以有时候,你可能把更多的的心意转化成更多的精神关爱,对他来讲才是更重要的。

我以前挺傻,买了东西以后,挨了一顿数落。老人说你又买东西,告诉你不用买。他跟你很生气,很着急的样子。我就顺着他,你不让买,我就真不买了?结果后来发现他实际上也不是,过两天会问我,那个东西也挺好。我心里想,你不是想要吗?干吗还不让我买?后来我才明白,老人在骂你的同时,也是他获得精神关爱的一种路径、一种表达方式而已。所以对老年人,还要在心理和精神层面上多加琢磨,不仅要落在物质层面上。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