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李红兵:完善居家养老服务 让老年人安享晚年(文稿3)

作者: 资料来源: 点击数:

核心提示: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家庭养老功能日益弱化,老年人养老服务已经成为重大的社会问题。但目前我国居家养老服务供给不足、比重偏低、质量不高,不能满足老年人日益增长的服务需求。因此,全面推进居家养老服务,是破解我国日趋尖锐的养老服务难题,切实提高广大老年人生命、生活质量的重要出路;是弘扬中华民族尊老敬老优良传统,尊重老年人情感和心理需求的人性化选择。

 

有一些临时生病在家,或者卧床不起的老年人,面临着一个送饭的问题。实际上送餐是需要成本的。以前解决这个方式,很多时候是由居家村委会捎带着送点东西。以前我们要求餐馆免费送餐,但是时间长了就不行了。现在基本上一个食堂的工人,他一天的基本收入怎么着也得100块钱,如果按照劳动法规定的八小时工作制算,他每个小时至少有10块钱、20块钱的收入。这是他基本的收入水平。如果送餐路线熟的话,基本上也得20分钟左右。在人口密集度比较高的地方是这样的,松散的地区花费得更多。如果我们不解决送餐的问题,就很难解决送餐持续性的问题。

所以咱们这一次有一个老年营养膳食服务体系支撑的时候,对于需要送餐的老年人是有送餐补贴的。像一些订餐网站,比如说送一餐五块钱的话,咱们愿意去支持送餐的成本,但是他们不愿意做。为什么呢?因为订单太散了。我们现在希望能够把这样的单逐渐地固化,通过信息化的方式把分散的订单变成一个整单,这样的话,就可以收回他的成本,这个送餐服务就可以往下走。

科学研究发现,有一种老年症状叫肌少症,就是一种肌肉减少的症状。肌肉不光是力量的象征,肌肉还是人体很重要的内分泌器官。匪夷所思吧?实际上在每次活动当中,肌肉量的多少能够传递给大脑不同的信号来支配人体的新陈代谢。基本上人在40岁以后,平均每年身体的肌肉总量会减少1%,为了尽量不让肌肉减少,要保证合理的膳食。我们通过医院的CT截面给相同情况、相同年龄下的两位老人做肌肉比较,其中一个老人的胳膊大部分是脂肪,红色部分,也就是肌肉量就很少。而另外一个老人,如果红色的肌肉面积比较多,这个老人身体相对也比较健康。

中国人做饭,比如说蒸或煮,食物的营养素比较容易流失。所以有相当一部分老年人缺钾,或患有低钾症,低钾会带来什么?会带来心脏的问题。如果能给老人多补充营养素,他们的身体会更加强壮。这是吃的问题。

       行的问题。在家里,我们可以防止老人跌倒,出门是不是有障碍?在一些没有电梯的老旧小区,老人怎么上下楼?我们做过调研,很多老旧小区的老年人,到了一定状况以后,终年累月难以下一次楼。我们希望这些老旧小区的街道领导,实际上我们真拿出个项目,市里面愿意支持,就是让这样的老年人至少一个月下一次楼,晒一次太阳,对于他们来讲都是奢望。但是如果哪个街道愿意做这样的事,市里面一定会给予全面的支持。这些在政策当中,包括跟区民政局都有相应的项目资金,等着您拿项目来用这个钱,所以这些都希望大家做。

此外,我们还要关注老年人的医疗、健康、护理康复。我们教老年人吃药,很多老人吃药都是一大把、一大把的。我曾经算过我们家那位老年人吃药,每次大约得吃一两药,我说要不然你饭吃得少呢,几乎拿药当饭了。但是由于这些药是不同科室的大夫开的,相互之间有些是重复的,有些是相互抵消的,有些一起食用甚至可能还会有不良反应的。那么我们需要对药物实施综合管理。有时候老糊涂了,该吃的药不吃,不该吃的药吃一堆,这实际上都需要做很多的内容。很多老年人反映,慢性病开药得两个礼拜、一个月去拿一次药,很辛苦。真自己生病了,家里没人陪着看病,所以就很需要助医的服务。

刚才说了连续医疗。今后如果有老人骨折、偏瘫,在手术后,回到家马上能有相应的专业服务,能提供相应的支持,来解决连续医疗的问题,很多人会减少二次住院的可能,会减少我们由此留下很多后遗症的可能,这实际上都会使我们的生活质量有很大的提高。

老年人和中青年面临的问题不太一样。中青年叫什么?看疾病。中青年面临的都是疾病,都是非常明确的问题。老年病是什么?是多种病同时在一个老年人身上共存,多病共存是老年疾病的特征。所以老年看病跟儿科类似,应该是个单独的医学学科,然后看病结果也不一样,中青年看病叫做什么?治愈。但是老年人有很多病根本谈不到治好的程度,是生活质量好了没有?比如说你老疼痛,疼痛降低了没有?视线转移没有?所以现在大家逐渐能接受癌症了,癌症现在也被归到慢性病系列。为什么?因为“带癌生存”是一个越来越被大家普遍认同的概念,也就是说过了五年的生存率,今后你身上可能就带有癌细胞,癌细胞甚至也在转移,但是你还活着,只不过会有很多的困难和痛苦而已。所以我们要对老年综合征进行综合施策。

我们再来关注老年人的精神需求。老年人在刚退休的那段时间,要有一个从职业体系到自我安排管理体系的重大转换,很多人得适应很长时间,如果这段时间早点适应好,他后面的20年、40年都会过得很好,而且会很有收获和成就。否则的话,就真成了闲着养老了,而且越闲越容易生病,越生病就会越痛苦。亲人去世给人带来的打击是很大的,尤其是子女去世、老伴去世,那种痛苦往往是隐在心里头的,所以就需要我们帮老人做一些调试。

此外,代际冲突、孤寂的化解,也都需要我们帮老人疏解。现在我们研究了很多老年游戏,通过老年游戏,直接为老人进行了孤寂的化解。还有动物治疗法。让老人养狗、养猫,通过养小狗小猫这样一个过程,逐渐化解了老人内心的不良情绪。

我们现在正在着力做一个为老年人提供的补贴制度。这个制度针对的是谁呢?主要是经济困难、高龄失能的老年人,也就是“三无人员”、低保(现在又延展到低收入)的老年人。并且现在还想把它扩展到所有的高龄老年人,也就是80岁以上的老年人,要根据老人的失能状况提供补贴。现在在五个区县试点,它的核心是解决两个事。第一,筛查。筛查失能老人都有哪些,失能的状况如何?第二,组织提供针对失能老人的特有服务。这个是咱们现在的工作,目前已经安排了6千万(资金投入)在这五个区县在试点。

那么要筛查出这些对象,就需要有一个老年人需求的综合评估体系。北京市通过跟卫计委、人力社保、民政的沟通合作,三家共同建立这样一个评估体系。这个评估体系通过科学的方法,能够把一些老年群体筛查出来,把老人的需求筛查出来,筛查出来以后,通过一个信息系统把老人的需求跟服务做对接。

养老照料中心的目标不光是做养老机构,它的核心在于对“居家”的辐射,在于对社区的支持。所以2015年,北京市为所有已经建成养老照料中心的街乡镇都安排了这样一个项目内容——居家辐射。每一类都有十大项服务,每一项的服务都安排了至少20万元的这样一个支持。你可以设计自己的项目,现在是286个辐射项目,涉及到90个街乡镇,这是又安排了5700万。

《居家养老服务条例》首先提到的是“吃”的问题,因此在原来老年餐桌的基础上,要建设养老助餐服务体系。北京在市中心六城区和房山、顺义两个区做区县试点,他们各自都在进行多种模式的探索。顺义把全区划成了两大块,每一块都招了一个服务企业,两家企业各自负责一大块,两边形成竞争。作为一个中央厨房,从生产产品开始,然后远程输送,输送完以后,最后一公里进到各家各户,它是做了这样一个试点。

房山区最后向社会招募了一家连锁企业,它这个连锁是纵向连锁,就是从种菜、养猪等开始,它有自己的种植、养殖基地,有加工场所,然后又购置了送餐的车辆,每天弄完以后,给现在的十个街道定点派送。应该讲,这是他们的一个探索尝试。

在朝阳区,采用了信息化的方式,做了一个信息整合,然后通过“1+43+N”的方式,给43个街乡镇和所有的社区提供相应的支持和服务。这实际上是配餐、送餐、助餐服务。助餐就是在源头上保证老年人的营养膳食平衡。

另外,为失智老年人配备防走失手环。前一阶段时间,我记得在通州有一个老年人走失了,到派出所的时候,他(头脑)又清楚了,派出所觉得他头脑挺清楚的,就让他回去了,结果出去走着走着,又走失了。最后这个老年人好像在哪儿卧地不起,就去世了。还有北师大一个知名的教授,也是脑袋糊涂以后,走失了。走失了三天,他的学生和关心他的人都在找他,最后在宣武区的一个公园里被一个保洁工人找到了,当时也是奄奄一息。现在这类的问题越来越突出,那么政府现在正想给所有已经有点糊涂的老年人配备这样一个手环,带在亲人手上,到时候随时能够通过手机APP(应用软件)看到老人在哪里,老人的行走踪迹,一旦有问题能够随时地提醒家人,提醒身边的人。

在编制“十三五”发展规划时,我们每十年会做一次全国老年人的生活状况抽样调查,这是我们进行养老服务体系设计的最重要的依据。当然,这是在全国的。在北京市,我们也有同样的内容。我们也在对居家养老的护理员进行培训,也组织了老年人的旅游专列,可以让老年人集体乘一趟车出去。大家奔着共同的目的地,到那儿以后,跟着邮轮似的,该停的停,然后该怎么走,是这样一个概念。

日前,北京市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老年人优待工作的意见》。北京的老年优待工作一直做得比较好,这些年,优待工作要更进一步了。那么这个“进一步加强”是把原来优待的事情做得更加深入、更加细化。如果承诺了,却不实现,可能要进黑名单,可能要受到社会的谴责。当然,也需要各方的关注和参与,为老年人提供更多的社会优待。

当然,优待服务也开始面临一些问题。比如“六优待”政策的看病排队优待。后来经老年人也反映,说你们这儿(医院)没有优待啊。可是医院也反映,您这看病排队的人,平时全是老年人,那我怎么优待啊?那今后,我们可能会对身体状况更不好的、更紧急的老年人实施优待,这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同时优待的方式也在发生一些变化。

刚才说要关注老年人的精神层面,因此精神关怀的公益服务项目正在征集和遴选。这部分实际上也是个大项目,1200万。对老年人面临的很多的节点,比如说刚退休或者待在家里的老人,自己带孙子、孙女的老人,那么老人跟儿女、儿媳妇,由于隔代问题而产生的冲突,都需要我们给予老人更多的心理支持和心理调节。

我们都知道,万名孝星的事,咱们全市从2009年开始,已经五年了,每年万名孝星,应该很大的影响,但是它产生的社会氛围好像还没有实现应有的效果,因此咱们今年把万名减了五千,那减的五千干吗了呢?因为那五千每人有一千块钱的奖金,原来是,这样又多出来了500万,那么这500万用作加强对社会的这种发现,也就是发现身边的孝行,然后实现新时代的孝行,这是今年的一个新的变化和主题。

 大家如果前段时间在微信上,看到一个叫做遇见20年以后的父母,就是这项活动的一种新的传播形式,他们做了这样一个新的形式,就是把你的父母通过化妆,变成20年以后的样子,让你们俩对视三分钟,结果在这个拍摄现场,包括我在内,所有拍摄的人员,包括两个对视的人,都是抱头痛哭,因为很少能够见到这样一种情况,咱们很少能够看自己的老去20年的父母是个什么样,然后看到了以后,是百感交集,这也是通过各种方式,来调动大家对于孝更新的理解、更新的实践。

像咱们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正在讲述孝星背后的故事,北京电视台正在为大家准备免费孝心大餐,这都是这个孝心、孝行榜样活动的一部分。当然,大家可以关注,还有个《老有才了—老年大型综艺活动》,它的启动仪式也是在咱们于家务来召开的。

可以说,老人是一部天书。我们要用心来读懂老年人的需求,而需求又是一个变化的过程,居家养老需求的满足,也需要一个长期的、也是一种常态的过程,所以这些都不是一蹴而就的。现在推进居家养老于法有据,但它又需要我们来创新,从理想到现实,从认识到落地,它需要我们在实践当中来体现对规律的深化和认识。开题时我说了一句话,我说我们再通过一万天,可能就要从现在的五个人中有一个老年人,变成三个人当中有一个老年人,我曾经把它比喻成现在的老年人是坐在轿子里的,四个人抬着他,到那个时候,就是在座的,所有我们在座的各位,我一看我们的年龄,应该大部分都是我们,我们是两个人抬着那一个人,是怎么抬着?是抬着担架,我们是躺在那儿?还是坐着滑竿?还是什么样的方式?都是需要大家在居家养老服务中做更多的创造和设计,而这种设计,不是一个眼前的事,因为到我们的老年人口占总人口1/3,并不是到了峰尖上马上就下滑的事。从2030年、2040年之后,往后将近一百年的时间里,咱们都将处在老年人口占1/3的一个基本状况。所以,这是百年大计,要从长计议。但是总的来讲,“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咱们共同努力,把居家养老服务做好,提升我们老年人的生活质量,谢谢大家。

      (未经许可,不得印刷、出版,违者负知识产权法律责任)

 

>>相关附件